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公益救援
公益救援

跨区域救灾——深圳公益救援队的“7.20”河南救援行动

更新:2021/9/5 15:05:23 来源: 作者:

“太快、太快,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大水,半夜醒来手摸到床沿就碰到了水,站立后水已齐腰。”家住河南卫辉市向阳路的荣相文惊恐的回忆着这一幕。



7月20日,河南特大暴雨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截至8月2日12时,河南省人民政府通报河南最新灾情,已致302人遇难,50人失踪。



灾难发生后,第一要务是救人。



我国应急救援力量主要包括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各类专业应急救援队伍和社会应急力量。包括民间救援队在内的社会应急力量迅速行动起来,为救灾救援带来巨大助力。



“7.20河南洪灾社会组织和志愿者协调中心”数据显示,在生命救援阶段,截止7月28日24时,登记报备社会组织共628个,累计530支队伍、8697名救援人员前往前线救援。



深圳公益救援队就是其中一支队伍,从7月21日全队备勤、决定出队,到队员陆续抵达河南,他们克服跨区域救灾的种种困难,在河南多地开展了救援行动。



启动跨区域救灾



7月20日,河南特大暴雨引发灾情,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将防汛等级从2级升至1级,远在广东的深圳公益救援队面临抉择。



深圳公益救援队的前身是2008年成立的深圳市户外运动协会(又称“深圳山地救援队”),这是一支自发组织、全部成员均为志愿者的民间专业救援队。2013年,正式注册为“深圳市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又称“深圳公益救援队”),拥有6支专业队(山地救援、高空救援、医疗辅助、城市搜救、水上救援、应急通讯),所有队员来自社会各行各业,且均为志愿者。



曾参加过雅安地震救援,并在2019年首家通过了应急管理部开展的社会应急力量城市搜救能力2级测评。



尽管如此,作为一家属地位于深圳的民间救援组织,要启动国内跨区域救灾,人力、财力、执行力都面临着考验。



与此同时,今年第7号台风“查帕卡”正在珠海到茂名沿海地区登陆,并在16个小时内完成风力的三级连跳,将对广东造成一定破坏,同样需要救援。



杨传奇是深圳公益救援队秘书长兼党支部书记,在他看来,是否前去救援需要快速研判,贸然前往得承担风险。



随后,深圳公益救援队启动关注,开始探究灾区各方需求。很快,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等合作伙伴反馈河南新乡市灾情最为严重。



综合研判后,在兼顾台风“查帕卡”袭扰的同时,救援队还是决定出队。



“虽然属地有台风,队伍得备勤,但河南的困难我们不能不管,这是我们机构的使命。”杨传奇说。



按照深圳公益救援队计划,前后编制了4批次梯队,总共68人依次前往,是历年跨区域行动人数最多的一次救援,并设立前进营地、前方指挥中心、后方指挥中心,协同作战。救援队携带了4艘救生艇、11辆越野车、2辆装备车,以及相应保障物资。



专业队伍出发也并非一帆风顺,20号开始河南省内暴雨连连,机场、铁路、公路均遭遇严重积水,交通大面积停摆,21号集结准备出发的21名队员未能在当天成行,在等待一天后首批10名队员才抵达河南新乡。



“可见当时的天气状况有多么糟糕。”杨传奇说。



据杨传奇介绍,救援队的专业救援小组,去到受灾严重的村落做人员转移工作,同时了解当地政府和民众需求,通过后方队员外联和资源对接,向国内基金会和广东地区企业募集资源针对性帮扶。



这是一次严峻的挑战



2011年,赵强通过测试加入深圳公益救援队,成为一名水上搜救队队员。这次7.20河南水灾中,他被任命为深圳公益救援队“7.20河南救灾”前方指挥官。



赵强介绍,救援队大多以地震救援为主,有过鲁甸、尼泊尔、深圳光明新区地震救援经历,这是深圳公益救援队成立后首次碰到这么严重的水灾,虽然在2016年湖北水灾、2020年江西水灾的救援中有着不错表现,但“7.20河南水灾”仍是一次不小的挑战。



7月26日,救援队在新乡市凤泉区、牧野区完成救援后,经过研判集中力量抵达卫辉市。卫辉市地处卫河与东孟姜女河东部,经共产主义渠流过,多日降雨让卫河河水暴涨,共产主义渠承压过限。



7月24日,共产主义渠破堤,河水涌入卫辉市,导致城区临街房屋、一楼住户和机关、企事业单位被淹,从没过车顶的水位来看,最深处甚至可达2米,城区基本陷入瘫痪,大量群众等待从城区转移至安全地带,而卫辉市下辖乡镇也受损严重。



深圳公益救援队动用4艘救生艇,从卫辉市城区主干道前端进发,涉水前行,救生艇马达不时挂到水下物体后停摆,驾驶员多次尝试启动继续前行,在卫辉市城区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居民楼、商铺等地儿紧急转运出大量受困群众。



《公益时报》记者现场看到,救援艇、快艇、游船、临时搭建的木筏均被派上用场,在水面运输城区被困人员抵达水势低位时,一些大型铲车、卡车、救护车赶来接应,将灾民送往安置处。



城区水位长势迅猛,很多被转移群众家里的财物及随身物品都未来得及带上,只能通过后期政府救助,有部分灾民却不愿转移,只因家里地势较高未被淹,愿意留在被洪水围困区域的自家楼上,大多在二楼及以上楼层为主。



一些留下来的居民表示,城区虽然断了水电,但家里仍有煤气和大量捐赠物资(食物、矿泉水等)可以度日,转移至政府安置点,多人扎堆并不好过,等待数日积水将会逐步退去。



7月28日,河南省水利厅党组成员申季维在河南省政府第七场省防汛救灾新闻发布会指出,卫辉市积水是共产主义渠牧野大桥上游1.1公里处右堤出现漫决,部分洪水顺堤外流向下游进入卫辉市,于7月26日8时成功堵复。



志愿服务打造公益队伍



灾害救援除了生命营救、灾情评估、灾后防疫外还有很多工作,而救援队一些队员更带着为家乡而“战”的愿景。



深圳公益救援队派出共68名队员中,一部分就是河南籍人员,每次出任务前,队里都会向所有队员发出通知,等待队员申报,通过体侧、评估等后择优派遣。



李晓冬,在深圳工作的设计师,2010年加入深圳公益救援队,在“7.20河南水灾”救援行动中,他担任灾情调查组队员。



7月26日晚,深圳公益救援队的复盘正在进行,讨论队内工作优化,队伍中设立的灾害调查、水上搜救、防疫消杀、后勤保障、物资接收、通讯支持、外联沟通等组别都一一汇报,以查漏补缺、优化人员。



李晓冬自告奋勇报名加入灾害调查队伍,并表示自己还能够提供项目对接(灾区需求对接),原来李晓冬是河南新乡卫辉人,在深圳工作,水灾中卫辉市城区的房屋被淹无法居住,他的父亲临时居住于亲戚家。



父亲听说儿子要和救援队一起去卫辉市调研灾情,二话没说决定为儿子做向导。次日,在父亲的帮助下,作为头车(领队)的李晓冬比原计划早了1小时到达,为救援队赢得大量救援时间。



李晓冬的父亲说,“自己儿子从事志愿救援,家人都很支持,小冬的爷爷是八路军战士,有着革命传统,为人民服务我们感到很光荣。”



李晓冬说,这就像是上阵父子兵,深圳救援队中像李晓冬一样来自河南籍的不止一位,本次行动前方指挥官赵强是河南洛阳人,是一名深圳急诊医生,妻子是河南新乡人,平常2人都在深圳工作,洪灾中妻子家里的房屋被淹,在救援的多天里,赵强始终坚守一线,从未回去看看受灾的房屋和乡亲。



赵强说,当初因为爱好户外加入救援队,又因为有急救功底,10年间自己深深爱上了民间救援事业。



“一开始,队员们大多出于热情觉得参与救援有意义,培训学习和文化建设后,队员们认为这是一名公民的基本责任。对社会尽义务,判断更加理性没有冲动,就是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力量,更多是想把这些年积累的一些专业救援技术发挥出来,这是救援队志愿服务的魅力所在。”杨传奇说。



“正因为救援队的非营利性,很多时候,队员想要参与救援行动,还必须自己贴精力和时间,这正是强调机构的公益性。”杨传奇补充道。



社会筹资保障机构运转



灾害救援是一个迅捷反应的过程,需要常年备勤,自然产生人员、场地、装备、运维等成本,保障机构正常运转这些经费成为必须。作为非营利机构,救援队自身的运转和救灾的费用从哪里来呢?



据杨传奇介绍,2013年前,深圳公益救援队主要提供山地救援服务,万科公益基金会是主要经费支持方,随着机构逐渐转型为综合型救灾队伍,深圳壹基金也成为了救援队的重要伙伴,行动经费大多靠基金会支持。



2013年,雅安地震发生后,深圳公益救援队前去紧急支援,训练有素、救援成功、保障有力的印象给当时的壹基金留下深刻印象。当时,壹基金作为一家资助型基金会正在面向全国寻找紧急救援方面的合作伙伴。



“信息回传、物资管理、人员安置、后勤保障、财产公示完成的较好,每一笔资金和物资收入都会有对应的台账,公开披露清晰,这些得到壹基金的高度认可。”杨传奇说。



最终,壹基金成为了救援队的战略伙伴。



此外,据杨传奇介绍,深圳公益救援队是一家5A级社会组织,已被纳入政府采购名录,救援队有专业救援经验,减防灾、医疗急救等方面较为擅长,会跟政府部门、企业合作,提供专业救援培训服务,适当收取费用,保证机构正常运转。收取的经费会用来购买装备、更新装备和队伍建设。



目前,救援队正式队员有637名,志愿者1470名,每年都将有老队员考核不过被降级,新队员通过考核补充入队。



记者:张明敏



值班编辑:于俊如 责任编辑:张雪弢